• 域名认证
  • 作品:6
  • 记录:8|
  • 随笔:8|
  • 资源:5|
  • 总访问量:2851|

H 韩石头部落格

导航菜单
欢迎来到韩石头博客!
床

作者/ 韩石头

作者/ 韩石头

       我是一张床。确切地说,我是一张2m×2m的双人床。
  我为我的男女主人服务了一年。
  明天,我将被抬出他们的视线范围,不知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著我。
  所以,我想应该在我的“有生之年”回忆一下我的所见所闻所感。
  
  1年前,我的男女主人和他们4岁的女儿、2岁的儿子刚搬进新居。
  我被安置在男女主人宽敞的主卧里。
  那时候一切都崭新美好,我的男女主人情绪高涨,充满了激情。作为一张床,我见证了他们对生活的热爱。
  当然,因为我是一张床,而且是一张善良的床,因此我喜欢那种承担他们体重的感觉,也喜欢他们在我的身上驰骋翻腾的感觉。
  时间流逝。崭新的家具开始黯淡,高涨的情绪开始低落,沸腾的激情开始冷却。
 
    那晚,男主人回来得很晚,或许是工作的繁忙吧。当他回到家才发现女主人和女儿已经离开了。男主人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到了阳台点燃了烟,缓慢的吞吐着烟。黑暗中,手机的屏幕灯一下子照亮了整个阳台。看得出男主人的手抖得很厉害。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但是电话始终没有打出去。男主人突然回头看了在我身上熟睡的儿子,他闭上了双眼深吸了口气,走到了儿子的跟前,静静的抚摸着儿子的小脑袋。
 
从那晚开始我的承载量由四个人的体重减少为两个个人的体重——那是男主人和少主的体重。一个月里会有那么几个夜晚,我的男主人夜不能寐,每隔半个小时看一次手机,每隔一个小时下床去窗口观望。一个人的睡眠很孤独,一个人的体温很低。
 
 
    每个晚上,男主人都会拿出手机,打开照片给儿子看,并不断的问这是谁。或许是害怕儿子忘记了照片中的人。这已经成为了主人父子的一种习惯了,后来变成儿子主动要手机自己打开照片库了。哪怕再困,我的小主人都会看完姐姐的舞蹈视频。
 
    直到有一天,女主人和女儿回来了。做为一张床,我很是高兴。甚至有点兴奋。这个房间不再是死气沉沉,又会热闹起来了。但是,这是我当时的理解和判断。
女主人没有太多的话语,和女儿默默的收拾衣物,没多久就离开了。从那晚开始,男主人躺在我身上开始自言自语,身体时不时的颤抖。那时我开始明白悲剧已经发生了,并且无法挽回了。
 
男主人在这六个月里,180个夜晚里不断的自言自语,让我这张床感觉莫名的烦,烦得想把他踢下床,自言自语中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一段对话,那是男主人和儿子的对话:
 
乐乐我和你妈离婚,你打算跟谁?
 
你们不离婚行吗?这个家是四个人的。
 
 
这让我十分的感触,大人往往忽略了小孩的存在了,都是家里的一员,凭什么?
 
我的男女主人并没有离婚,还是分居。但他们不再生活在同一个屋簷下。女孩跟着我的女主人生活。
 
男主人从此郁郁寡欢,疾病缠身。
 
他睡在我身上时,我能感觉到心脏里冒出来的阵阵寒气。寒气渐渐蔓延,直到那一天,她在我身上变成了一具真正的尸体。他的儿子被我的女主人接走了。
  
 
我所在的这个卧室变成一座空城。这个家终于像破碎的镜子,在冬天耀眼的阳光下折射著细碎的光线。
 
关于韩石头

31岁,福建流氓镇人,职业网络经理人、前端设计师。爱读书爱设计爱思考...[更多]

E-mail:ck2011@qq.com
QQ:87941554
用手机阅读《床》

扫描用手机阅读此文
支持Android/iPhone

退出阅读 | 首页